再苦再艱難也要笑給別人看

 

你哭著對別人說,別人會在心裏笑你;而你笑著對別人說,別人會在心裏流淚,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邏輯。

每當受到上司批評的時候,自己還沒緩過神來,周圍的同事都撲過來,安慰你說:“親,不要難過啊,沒什麽大不了的。”你心裏想著:“就是沒什麽大不了的啊,我覺得上司批評我不認真是對的啊,我為什麽要難過呢?”倘若你在朋友圈裏說和男友分手了,那更不得了,你看著下面的評論和安慰,會覺得應該喝藥毒死自己一次,或者上個吊、跳個河,才能表現出他們以為的悲傷。

如果你創業失敗,發個“今早起來喝了杯咖啡,沐浴在溫暖的陽光中,突然就覺得好幸福”的狀態,看到的熟人幾乎不約而同地說:“就應該是這樣嘛,失敗一次,沒什麽大不了的,好好享受生活才是最重要的。”你看後,恨不得把咖啡杯摔掉,心想:“你們真行,我喝個咖啡,都會被你們理解為治愈系。”

從小到大,長輩一直在告訴我們:“有難處了,千萬要說出來,即便別人幫不了你什麽忙,起碼心裏會好受些。”長大後,你才知道,長輩是多麽的善良和理想,事實是:你有難處了,千萬不要說出來,你說出來了,別人不但幫不了你什麽忙,可能還會給你添堵,給你無形中增加額外的壓力,心裏非但不好受,而是更難過。

有這樣一類人,不知你身邊有沒有:如果你用5分鐘的時間找她哭訴了某件事情,她會用兩分鐘的時間來安慰你,然後用8分鐘的時間來說在這件事情上她做的是如何如何好。有些人真的是你不管和她聊什麽,她都能夠輕松自如地過渡到她自己的身上,如何的優秀,如何的快樂,如何的成功。這還沒有結束,半個小時之後,估計你周圍的幾個人都會知道了你哭訴的事情,她的解釋會是:“多幾個人安慰,會覺得好一些吧。”你恨不得扇自己幾個巴掌,“讓自己多嘴”!

之前,我也是一個遇到困難就想著第一時間打電話給朋友的人,漸漸地發現,自己好像成了祥林嫂,別人記住的都是你的苦難、你的眼淚,好像痛苦比快樂要更讓人印象深刻,哭訴的多了,別人看你就是一副“倒黴蛋”的樣子。

記得上大學時,大一那年,我體育選修課修的是健美操。班上有一名女孩子,性格內向,肢體也很僵硬、不協調,不知為什麽,也修了這門課。第一次上課,她就被老師叫到了最前排,和老師正對著,老師說:“咱班裏我看就你基礎最差,你以後每次都站在這個位置好了,我方便手把手教你。”後果是她由於緊張,壓力又很大,在最前排,全班同學都能看到她“張牙舞爪”的樣子,她簡直要崩潰了,第一節課後,她在教室裏嚎啕大哭,那是我到現在為止聽到過的最大聲的哭泣,整個教室都安靜了,所有人都看著她,她就一直哭,一直哭,第二節課,她沒有向老師請假就離開了。

後來的每一節課,她都來,站在第一排,臉上沒有一點笑容,即便老師做了一個很搞笑的動作,她也從來沒有笑過。班裏的同學下課時,都不敢去找她玩,擔心無話可說,會冷場。她會戴著耳機,站在窗邊聽歌,不聞不顧。整整一個學期,她的健美操都跳得很笨拙,雖然能看出她很努力,但每個動作都不是很到位。

到現在,我還記得她,反倒不是因為她的健美操很搞笑,而是她的那一次大哭。那一次大哭,讓我們所有的人都見證了她的悲傷,以至於讓我們不敢靠近她。那一次大哭,讓我們覺得她特別可憐,覺得自己很幸運,而幸運的人怎麽好意思和不幸的人一起快樂呢?那一次大哭,仿佛給她戴上了一層盔甲,她想笑都笑不出來了,所有人都見證了她的嚎啕大哭,笑就顯得那麽微不足道。

我想,倘若那時,她是笑著面對,以打趣自己的態度面對老師,即便心裏流血,但面上還是開自己的玩笑,結果可能會完全不同。也許,她會和我們打成一片,我們私下裏都願意幫助她;也許,老師會覺得她是個好相處的人,願意課下多給她一些時間教她;也許,她會慢慢覺得自己沒有那麽糟,會發現周圍還有幾個人和她差不多,她們可以組成一個“聯盟”,厚著臉皮,享受不一樣的舞蹈的快樂;更有可能的是,快樂的她,會花費更多的時間來練習,終有一日,她的身體會輕盈很多,協調很多,將來成為一名健美操老師也說不一定呢。

但是,她一哭讓所有的可能都成為了不可能,哭泣的威力就是這麽大。哭是具有破壞性的,而笑是具有建設性的,哭泣會讓你在痛哭中越陷越深,而笑容則會激勵你,拔開雲霧重見天日。

更何況,所有艱難的路,不都是你自己選擇的結果嗎?自己有能力去選擇,自己就要有力量去承擔、去面對所有的後果。再艱難,也要通過笑容,告訴給別人:你不後悔自己的選擇,在你的世界裏,你是自己的英雄。

吳念真在《這些人,那些事》中說:“母親說再艱苦也要笑給天看。”佐賀的阿嬤卻更犀利,她說:“再艱苦,也要讓老天笑出聲來。”老天,就是命運,不屈服於命運,並且要讓命運為自己喝彩。倘若我們還不能面對命運的種種,那就先從笑給別人看開始吧,你去引領自己的情緒,而不是讓別人定義你的情緒。

(Visited 15 times, 1 visits today)
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