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判處的愛情

她又一次打開微信,呆呆地望著他,那張冷峻高傲的臉龐,她曾經在無數次夜裏撫摸過的臉。每晚睡覺的時候,她總是躺在他的懷裏,靜靜地看著那張臉,疲憊而安詳。有時,忍不住偷偷捏捏它的鼻子,點點他的唇,她喜歡看他蹙眉微笑的樣子,然後他就會刮她的鼻子,貼上她的唇。這是一天當中她最喜歡和他在一起的時候,安靜的幸福在心底蕩漾,像雲端的虹霓,絢爛至極。而今,她只能撫摸著他的頭像,然後再關掉微信,去睡覺。

他曾經說過,“你在什麽時候找我,我都會在,相信我,一直都在”他安撫她的情緒,吻著她流淚的眼睛,擦掉她冰涼的淚滴。他心疼她,那樣脆弱,就因為她醒來找不到他而哭成那樣傷心,他只能默默地把她攬在懷裏,用力地告訴她,他愛她。有時任何話語都是顯得那麽蒼白無力,唯有緊緊的擁抱才能述說那欲說還休的千言萬語。

他和她最開心的時候,就是每天的騷擾。她總是在工作的時候偷偷發信息給他,“我想你”她告訴過他,想它就要直接說出來,那樣才能真正地感受到被牽掛的幸福。他會毫不吝嗇地給她“抱抱”。他是了解她的,她曾經對他說過,“如果一天不上班,我就願意一天抱著你睡覺,什麽都不做,只要你的懷抱”她那麽貪戀他的懷抱,貪戀那一個懷抱的溫暖。他屢次想問她的過去,她都避而不答。唯有擁抱才能將她開心起來。

在她心裏,她是他遲來的王子。她那麽渴望擁有他,陪完人生的旅程。他為她唱歌,為她寫詩,她曾經激動地告訴他,“你真的很完美”。可是她並不知道,一切都在悄悄變化,甚至將要面臨完全失去的痛苦。他因為要深造去日本學習一年,而暫時離開她。他們約定一年以後回來完婚,等你,等我。當她送他,看著消失在人流湧動的機場時,她的心也走丟了。她一下子失去了他,看不見,摸不著。連思念就像空氣一樣,無處不在,而又無處尋找。

她開始患得患失,半夜總是醒來,給他發信息。而他的手機從來都是設置成最大的音量,怕她醒來找不到他,而及時給他回信息。她心疼他,卻又是控制不住自己。每天都是半夜醒來給他發信息,他包容她,縱容她。連續一個月下來,她累了,他生病了。他開始晚上不回她的信息,讓她改掉。她知道,可是那種黑夜醒來的失去,總是折磨她,她不是不相信他不愛她,而是無法承受那夜晚無眠的失落,和沒有人陪伴的孤獨。多像她小時候被一個人丟在大街上而找不到爸爸媽媽的感覺,她不喜歡,她不習慣。她哭,她懂事,她開始折磨自己。而他除了安慰,卻什麽也做不了。不能再這樣下去了,他和她的身體都會受不了的。

當她把決定告訴他的時候,他高興,他欣慰,我的安安要長大了,夏安,你很棒的對不對。可是他不知道的是,在她晚上醒來,而抑制自己不給他發短信的時候,她的心也在開始變涼,就像那溫度,每天都要降一點。沒有人喜歡憂傷,沒有人喜歡脆弱,她知道她的愛有些瘋狂,有些病態。他甚至告訴過她,他願意這樣為她既痛苦又幸福著,但是還是拒絕了她的脆弱。每晚,睡不好,醒來的時候,看著黑乎乎的一切,安靜地只有自己,和那眼角的淚滴,那火熱的愛也在漸漸冷卻。她什麽都知道,卻改變不了自己。她又想起了小時候,她站在陌生的街道裏,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,她不懂他們都在忙些什麽,睜大了眼睛去看他們的表情,而媽媽說讓她在這等媽媽。她不喜歡,她不明白為什麽只有她一個人。

聯系越來越少,思念越來越輕。他們約定了分手,在一個寒冷的冬天。誰說要一直一直在一起,原來都不過如此。路過咖啡店的時候,嘹亮的音樂響起,“我被愛判處終生孤寂,不還手不放手,筆下畫不完的圓,心間填不滿的緣都是你”她又一次哭了,不是為那失去的愛情,而是那一生將要孤寂的愛情。

(Visited 2 times, 1 visits today)
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