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或許真的這樣愛過一個女孩

或許,我真的這樣愛過一個女孩。

那時,我在讀小學五年級,十歲。我愛上了班上的一個女孩。我忘了她是不是從外地轉過來的。她是我們數學老師的女兒,長得頂美麗。她常常穿著一件粉紅的衣服,清秀的小臉蛋上,總是掛著笑。她的頭發長長的,喜歡用一根紅頭繩紮著,偶爾,紅頭繩上會系上一朵塑料小花。

那時,我坐最中間那排第二桌,她坐第一桌,就在我的前面。她的成績很好,也很聽話,深得老師喜歡。她的普通話說得非常漂亮,常常代表我們五年級二班做國旗下的講話。我是班上的紅旗手,每次輪到我們班升降旗的時候,都能看到她站在臺上,很自信地說著激勵人心的話。

她上課回答問題不太積極。每次老師提問的時候,她都不大舉手。但是,當同學們都回答不上的時候,老師就會點她的名,有時候也會點我的名。當然,我們都很少有回答不上的時候。她的語文數學都很好,而我的語文成績與她相比,有很大的距離。每次作文的時候,我都很羨慕她,寫得又快又好,常常被老師老師拿到班上做範文來讀。而我的作文,一次也沒有享受過這樣的榮譽。

她有很多作文書,常常看到她在晚自習上翻看。有很多次,我很想向她借閱,但是我始終鼓不起勇氣。那時,我家裏很窮,總是穿著一身舊衣服,每次看到她嶄新的樣子,都有些自慚形穢。而她也總是對我愛理不理的,我們的座位挨那麽近,可她一次也沒有主動轉身與我搭過話。只是有時候,我發覺她會用怪怪的眼神偷偷的看我。而我每次,都趕緊躲開自己的眼睛。

我始終把她當做我學習的榜樣,暗暗地與她較勁兒。我發誓,一定不能讓她給比下去。因此,每當看到她刻苦地學習,我就立即收好自己貪玩的劣習,趕緊抱起書本來讀。遺憾的是,整個小學階段,我都沒有能夠超過她。我們很快地升了六年級,然後又迅速地考上了初中。這期間,我們還是沒有說過一句話。我清楚地記得,小學畢業時照的畢業照上,我刻意地找了一個與她挨得很近的位置。但是上了初中以後,我卻再也沒有見過她。很長的一段日子,我的心中都有些失落的感覺。我暗暗地尋找了校園的各個角落,都沒有見到她的身影。當然,我沒有問過任何人,也從未向任何人提起。很長的一段日子,我都期待著在哪個角落裏見到她,沒有別的想法,只是像以前那樣,看看她長長的頭發,粉紅色的背影。

記得有一次,我因為考試考得很差,回家挨了一頓棍子。我偷偷地喝了酒,一個人關在屋子裏,腦海中突然就想起了她的身影。一個朦朦朧朧的背影,她穿著粉紅的衣服,紮著小辮子,安靜地看作文書,或者用筆沙沙地寫著作業。

還有一次,我在家裏燒火煮飯,因為是生柴,我劃了好幾根火柴都沒有點燃。我在心裏突然叨念著,如果再劃三根火柴能點燃的話,我就會再見到她。劃了三根,沒有點燃。我又在心中修改,如果再劃兩根能點燃的話,就能見到她。遺憾的是,我始終沒有在預想之內點燃那些濕漉漉的柴禾。

再後來,我初中畢業上了師範,先後在村小、管理區完小和中學教書,後來,又去省城進修本科。再後來,就到了現在這個單位上班。我再也沒有見到那位同學,仿佛她至小學畢業後,就已在世界上消失。有時候,我簡直懷疑,她是不是我心中的一個意念而已,或許,我從來就沒有見到過這個人。在那個懵懂無知的年歲裏,我也從來沒有這樣無知地,同時也是最純粹地愛過。之所以會突然想起這些,或許,這不過是對一份最原始、最純潔的情感的懷想。這個懷想,既有緬懷的成分,又有祭奠的性質。

(Visited 1 times, 1 visits today)
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