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生無緣,來生相見

我生活在這座城市,已經很多年了。白發蒼蒼的我在周圍人的眼裏已經是老人,但我知道,我的心依然年輕,之所以年輕,是因為我活在我的青春裏。每天,我吃過晚飯,一個人拄著拐杖走在喧鬧的人群裏,來到不遠的一處公園,找到一個石凳上坐了下來。看著遠方,呆呆的一坐就是三個小時,看什麽呢?我已經大半忘卻了,只記得腦海閃現著一個清純的姑娘,她是誰呢?我又想不起來了,對了,是座墓碑。她那微笑,我永遠記得。

那是一個春天的季節,也是我這一生最倒黴的一年,因為她的出現,我從此就再也沒有安生過。我記不清是什麽時候,只記得那天我們都站在幾十多高的樓頂,哭了。

她靠著我的肩膀,我們一起看著星星,周圍是一片寧靜。突然,我的耳邊就傳來她的聲音,只見她說:“我們一起跳下去吧!”當我聽到這話,我驚呆了,我此時不知道她的腦袋裏想著什麽,最後在我的腦袋裏只閃現一個字,那就是“啊?”你怎麽了?我問。

我已經摸不清她的話,看著她,她此時也看著我。不一會兒她說:“沒什麽,想跟你個開玩笑的。”可她的神情告訴我,她一定有什麽事瞞著我的,只是她暫時不想說,我也沒有繼續追問。她接著說:“等你生日的時候,我丫,給你送上最後一個禮物,願你不哭”。那時她說這話面帶微笑,我以為這小腦袋瓜是犯傻了,竟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,現在想起來,其實她是在給我暗示再見,是要永遠離開我了。

一年後,她上大學,我卻落榜,走在一個陌生的城市裏。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見了。之後的事,也是我後來才知道的,她其實從來沒有離開我,只有在我看不到的近處,站著。我在這座城市找了一份工作,什麽工作呢?現在已經完全是失憶了,但是那段時間很辛苦,每天上下班累的要死,為此,還差點要了命,因為醫生頭腦的不清醒,給我按了一個腦癌,後來再別的醫院檢查,卻說是貧血,營養不良,再後來,我見了這醫生二字,總覺得這是騙人的,是想要點什麽,要命?他沒有這心思,要肉?那要等我死了之後吧!左思右想,終於知道,他其實是要錢。

要錢沒有,要命一條。他無可奈何,再也不說要了。也為此,我丟失了這份工作。因為都知道鬧了這事後,不可能再繼續待的下去。不知道什麽時候,我喜歡了寫作,一發不可收拾,每天靠著稿費度日,一天飽一天餓的,走到了今天。

我看著燈,這時已經寒冬臘月,雪花把大地裝飾的跟往常不一樣,走在雪地裏,腳下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。伸出手,雪花飄落在我的手心裏,瞬間極化,我很想抓住它,可是它還是走了。人生就是這樣,對於我們,瞬間就變老了,最後無聲無息的告別這個世界,以及你最愛的人。回到屋裏,打開手機QQ,她早已經不在我的列表裏,我此時很想她,可是自從高考後我就再沒有見過她,QQ號也被刪了。忽然QQ的聲音響起,是慕容雪給我發來的消息,當我看到這條消息,我楞住了,我呆了,手冰冷的直接讓我的身體不能動,鼻子冒出寒酸。

看到這條消息寫的是:你不知道今天是方露的安葬日嗎?今天同學們都去了,大家還問你,你們關系這麽好,怎麽你都不過來,冷血動物。

又發過來一條消息說:我這裏有一個人的日記本和一個生日禮物,你明天不是生日,過來拿吧!

我看著慕容雪發來的消息,此刻的我,已經沒再看下去她發來的,直接把手機扔在了一邊,倒在了床上,淚,已經無法控制,呼吸已經很難,不知什麽時候睡著,等睜開眼,天已經亮了,我以為是昨晚做了一個夢,等到打開手機再次看時,原來這一切都是真的。

後來,當我從慕容雪那裏拿來方露的日記本和生日禮物,我才知道了真相,但現在有點不爭氣,竟然也給忘了。唯獨記得,這拐杖是她送給我的生日禮物,拐杖上還寫著她清秀的字:我不能陪你了,請你原諒,愛你,我的老公。今生無緣,來生相見。

我想,現在應該是時候去看她了,看她是不是也長滿了白發。現在我的妻子就是給我發消息的慕容雪,我們都是在高中時認識的,這次去看她,也是我的妻子提出的。我雖然聽到妻子說出這樣的話時沒有任何表情,但她是知道我的心,而我的心其實美滋滋的,因為她已經不在了,我很想她,很想和她在一起的那段時間。軍訓就是我們愛戀的開始,她說遇見我相見恨晚,我說我遇見你相見恨晚,我們都是那個傾國傾城的夢,彼此瞬間的臉一下紅的像一個蘋果。我們有時像賈寶玉林黛玉那樣,不同的是,他們看的是《西廂記》,坐在桃花底下,我們卻看的是《紅樓夢》,站在青春裏。

第二天,我帶著祭品和妻子一起來到她的墓前,我很想說些什麽,可是,此時卻什麽也說不出來。站在她的面前,一直看著。妻子走在墓碑跟前抱著它悄悄的不知道說些什麽,我看見她的嘴唇在動來動去。我們離開她之後,來到曾經一起熟悉的地方,校園。一進去,門衛就擋住了去路,我跟他說明我們的情況,他還是依然不允許進。我和妻子站立了一會,正要轉身離開,恰巧遇見了高中同學,原來他畢業之後就回到了母校,看到他,我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那就是,回到了我們青春時期,回到了我和她的那段時間。我們聊了許久之後,他給門衛說明了情況,這才讓我們進去。我的高中同學,他原是這裏的校長,今天他也是來看看,回憶一下曾經年輕的那個年代。

我們來到以前的教室,又走邊校園每一個角落,如今她變化太大,已經沒有原來模樣。曾經她是普通高中,現在卻是省重點高中,教材設備都比我們那個時候先進,老師教學也省了很多的力,期間又碰到校長,一位很年輕帥氣的校長,他給我們了倒茶,又聊起我們那個年代的母校,他很熱心,說真的,我們這一輩子,再也享受不了他這一代的人的生活了。我們大約兩個小時之後才離開校園,回到家裏。我打開草稿紙,寫著密密麻麻的往事,終於還未完成,我便將要離開這個世界,很多事,還沒有來的及完成,在這最短的時間裏,我只能粗劣的寫一點,在不久的日子裏,我想,只有這拐杖伴隨我繼續走下去。

我看著妻子蒼白的發絲,看著她那雙落淚的眼睛,我這生最對不起的就是她了,她自從嫁給我,從來沒有享受過好日子,帶著愧疚和未完成的事在這一天閉上了我的雙眼,永久的沈睡下去。

夜的寧靜,終於把我驚醒,等我睜開眼睛的時候,原來這是一場夢,是我寫給自己未來夢,這夢也在這時終結。我的文字寫了大半,還想要寫什麽呢?想來想去,除了淚水之外,我只好擱筆,停休!

(Visited 1 times, 1 visits today)
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