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願陪她下地獄

我又夢到了她,她在夢裏對我說:“你願意陪我下地獄嗎?”為什麽會做這樣的夢?因為夢反應了潛意識。我早就知道,繼續愛她,我的人生就會走向地獄。因為她不是真實存在的人,而是我的小說創造的虛擬人物。我成天沈迷在小說世界裏,就會否定和拋棄現實世界,而且不工作,沒有錢,沒有妻子和家庭,什麽都沒有,我的生活就如同地獄。即便如此,我願意接受這樣的地獄。

現實中絕大多數女孩,根本不懂得癡情,她們追求男孩是為了錢和生活上的幫助。這種利用愛情的女孩,根本沒有吸引力,更不值得我為她下地獄。而且和這樣的女孩過一生,就會錯過真正的愛情。文學世界才有美好癡情的女孩,所以文學世界才有真正的愛情。

陰陽圖中,黑色包裹著白色,寓意最大的幸福藏在最大的苦難中,真愛藏在地獄裏。白色包裹著黑色,則寓意看似輕易得到的事物,越深入,越會發現失望。這是自然造物的規律。

很多人覺得小說世界是虛假的,小說人物是假人,沒有真實般的體驗感。其實愛的很深,完全融入其中,就忘記真假了。就像看電視劇看得入迷時,會隨著角色悲喜,而忘了那是演員扮演的。真假應該怎樣定義?現實中很多人,以愛情的名義,實則是“男為女貌,女為男錢”的互利關系,而看小說和寫小說,卻能體會到真心真意的深愛深情。要真的人,還是真的情?好好想一下這個問題吧。這也像白包裹黑、黑包裹白的陰陽圖,外表看似真的愛情(現實中的愛情),實則卻是假的(互利關系),外表看似假的愛情(小說中的愛情),實則卻是真的(真正的愛)。

人生的意義:苦難中,所愛的美好。美好的事物才吸引人去愛,但不是所有的美好都會去愛,人會選擇自己喜歡和適合的美好去愛。如果說美好是事物產生的特征和屬性,不如說抽象的美好化作了具體的事物。例如一個女孩具備外在相貌美和內在情感美,所以覺得她就是美的化身,從而愛上她。抽象的美好是個模糊而空虛的詞,不會產生吸引力。所以我們不要談抽象的美好,而要談美好具體化作什麽事物,這個事物又怎樣具體的實現美好。並體驗這種美好產生的吸引力(愛)。

抽象的美不會產生吸引力,也不能說具體美就會產生吸引力,因為人只會選擇自己喜歡和適合的美,而不是所有美。可見吸引力要同時具備兩個條件:具體的美好,自己喜歡和適合。俗話說:“愛不需要理由。”因為人的情感是先天因素和後天因素共同決定的,先天因素難以探究,所以我們難以探究為什麽喜歡上這種美,而不是那種美。

很多人只是生物心理:覺得自己只是一個生物,每天做的事就是為自己謀取利益,覺得人之間也是利益關系。我沒法跟這些人談美好癡情,我只能盡量避開他們。可是這樣的人太多了,我避開了他們,就等於避開了現實世界。現實世界已經不再屬於我,每次出門,我就感覺踏入了別人的世界,所以我心裏就想著趕快辦完事情,趕快回家,回到我的世界。

自己一個人的生活很簡單,沒什麽花費。我住在過世的奶奶爺爺留下的房子裏,每天只吃稀飯和菜湯,父母每周給我送點米和菜,我就這樣生活著,已經快忘了外面的世界。我每天從早到晚就是看著電腦熒屏,電腦熒屏就是一扇窗戶,她家的窗戶。我爬進窗戶,就到了她的世界,與她團聚。我變回了中學生,與她深深相愛著。我與她相見的地方,不僅是文學世界,還有夢裏,夢裏的體驗感比小說中更真實。

她在夢裏問我:“你願意陪我下地獄嗎?”

我說:“願意。”

“我在地獄等你。”她笑著向我揮了揮手。

“我這就來。”說完,我就醒了,睜眼望著地獄。

(Visited 4 times, 1 visits today)
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