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圈裏旅行的人

在我的微信圈裏,有幾個朋友,正漂在路上,他們在微信裏直播閑雲野鶴的生活。他們在大地上閑走,人在畫中,水墨山巒。

寫詩的陳老大去了紹興,蹺著二郎腿,坐在鹹亨酒店喝酒。在鹹亨酒店,大概也只有黃酒,陳老大頂多買一袋茴香豆,他不是孔乙己,只是裝裝樣子,說明自己曾到過這個地方。果然,陳老大在微信裏說,他從小就向往有橋和水的地方。有一次,做夢,穿長衫,戴氈帽坐烏篷船,去鄉下看戲。

夜已深了,陳老大還沒有睡,他躺在小旅館裏,在手機上寫詩,“古城的夜晚,我一個人東遊西逛,手拿幾粒茴香豆,一會兒扔進嘴裏一個,坐在烏篷船上,今晚只有我,一人,一舟,一豆。”

在微信圈裏旅行的人,他在觀風景,別人也在看他。

王二小是在一個下著雨的早晨,騎上鋼鐵大鳥,坐在雲上,去了廈門。王二小在微信上說,第一天,想去拜訪一位詩人。許多年前,王二小借詩人的句子,給暗戀的人寫信,他這次去廈門,哪怕是在詩人住的樓下站一會兒,也是還從前欠下的人情。第二天,他想坐在一棵大榕樹下喝鐵觀音茶,摸一摸大榕樹的胡須。第三天,站在廈門大學的圍墻外,摘一顆龍眼樹上的果子吃。

早上五點鐘起床,王二小躡手躡腳,坐第一班渡輪,上了鼓浪嶼。他在島上東遊西逛,趴在一幢民國舊建築緊鎖的門上,從門縫朝裏張望,想窺探別人風花雪月的故事。王二小在沙灘上被海浪打濕了衣裳,卻把一個傻笑,定格在島上一棵鳳凰樹上。

在徽州發呆,老H有N個理由。其一,在鋼筋混凝土的叢林中,一瓦舍難求。他想去古村,在一戶家庭旅館的雕花木床上,呼呼大睡。其二,天已入秋,床底下最好有一只蟋蟀,老H枕著蟲鳴,在月白風清中漸入佳境。

這幾年,老H喜歡往那些人少,適宜私奔的地方跑。春天,老H去看一個大湖,一個人坐在大巴上,抒發他小人物的感想:城裏人下鄉賞菜花,鄉下人進城看櫻花。在老H眼裏,菜花和櫻花,都是花,只是生長在不同的環境,不一樣的角度,城裏人和鄉下人像兩條魚,擦肩而過。更有趣的,自從上次去西塘,老H就悄悄愛上了那裏的粉蒸肉。老H說,鄉下的池塘有荷花,回去後,要掐幾片荷葉,做肥而不膩的粉蒸肉。

他還想體驗鄉下純粹的黑。小時候,老H膽小,怕黑,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山間,頭頂上是久違的星光,那些密密麻麻的星星,老H多年沒有見過。童年的小星星們,還在原處等他,一直都在,只是城裏的燈火太亮,霧霾太濃,老H看不到它們了。這個貪玩的老男孩在微信說,看到外面月涼如水,他想整理行囊了,明天就打包回家。

微信圈裏旅行的人,人在天涯,他們在微信裏喃喃自語。微信上有風,能夠聽到一片樹葉子,窸窣作響。還能感覺到,千裏之外,一個人的呼吸,心跳。

(Visited 2 times, 1 visits today)
Please follow and like us: